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上海快三开奖直播 > 现言 > 斩男色> 05不想看他,对别的女人好

排三返奖比例历史记录: 05不想看他,对别的女人好

顾津津握紧了掌心内的手机,“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去坏他好事的,不光这样,我还要祝他相亲顺利?!?br />
“谢谢了,”孔诚一直都是这幅面无表情的样子,现在的每一天,靳寓廷都是怎样熬过来的,别人不知道,可他却都看在眼里。他看顾津津真是没心没肺极了,居然还能过来喝咖啡,她把人伤成这样,就撒手不管了,真是厉害?!捌涫蹈浇褂斜鸬目Х鹊甑??!?br />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在这喝个咖啡,都碍他们的眼了吗?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旧爱相见难免尴尬,再说九爷既然有了新的开始,我们都应该祝福他?!?br />
顾津津眉头皱得越发厉害了,“我没说不祝福他?!?br />
“你先别激动?!?br />
“谁激动了?”

算了,顾津津觉得自己在这跟他说这些话,也是莫名其妙,“我就买个咖啡,吃点东西而已,我一定一定不会打扰你家九爷找个好对象,行了吧?”

“好?!?br />
顾津津走到收银台前,视线盯着前面,心里窝了一口气,真的好气。她跟靳寓廷也算是好聚好散,不至于冤家路窄吧?怎么他手下的人看到她,就恨不得将她一脚踢出去呢?

轮到顾津津点单时,她点了一杯咖啡,要了两份甜点,咖啡馆内的轻音乐令人心安舒适,顾津津挑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来。

她侧首望向窗外,商业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时尚干练的白领是这个商圈最好的装饰,每个行走经过的人脸上都没有丝毫的疲惫倦怠感,尽管脚踩七八公分的高跟鞋,却依旧斗志昂扬。这也是顾津津最喜欢这儿的一点,她觉得看看别人的样子,再看看自己偶尔垮下去的心态,她立马就能被激得跟打了鸡血一样。

服务员将咖啡和甜点一并送到桌上,顾津津说了声谢谢,打开手机,看了看工作群。

她不经意抬下头,也真不是故意要去看的,偏偏那么凑巧,正好看到孔诚领了一个女人进来。

那人走路优雅慵懒,跟她这种后期培养起来的气质还是能一眼分辨出来的,顾津津端起咖啡杯,轻啜口,却不想被咖啡烫了嘴,烫得她嘴里都要起泡了。

顾津津收回视线,将咖啡杯放了回去,但不过三秒,她又鬼使神差地抬起眼帘。

目光跟着孔诚过去,自然能看到靳寓廷的身影,孔诚拉开椅子示意女人入座,对方甩了下长发,将手里的包放在一旁。

顾津津看得有些出神,没想到孔诚一直在防备她,他一个眼神扫过来,顾津津不知怎的竟然心虚起来,忙将眼帘往下压。

她这并不是偷看,只是不小心正好看到而已。

顾津津尝了口甜点,方才饿狠了,这会反而没胃口。

靳寓廷和女人正在说着什么话,孔诚走到旁边的沙发前坐定下来,他就坐在中间的位置,这样正好能拦住顾津津的视线。

看样子,他是将她当成贼一样防着了,顾津津心里是不爽的,可又觉得他这样做无可厚非。

靳寓廷知道顾津津在这,咖啡馆又不大,一圈扫下来,她还想藏得住不成?

看上去,两人完全是相谈甚欢的样子,服务员过去送咖啡,靳寓廷还冲对方吩咐了几声,应该是还点了别的吃的吧。

顾津津觉得今天的两款蛋糕都不怎么样,她喝了两口咖啡,打算坐一会就离开。

她自始至终不再抬头,可靳寓廷是跟她面对面坐着的,尽管有些远,但总是能看到她的。

原来,两两相忘也不是像说的那样简单的,嘴上说着忘记,心里却忘不掉,那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顾津津依稀看到靳寓廷朝她指了指,她眼角下意识上扬,就看到那个女人扭头朝她看看。

顾津津赶紧别开视线,她喝了口咖啡,蛋糕也没再吃,她拿起桌上的手机准备起身。

方才她就不该踏进来,孔诚说的没错,这儿还有别的咖啡馆,她当时就应该扭头离开。

顾津津刚起身,就看到靳寓廷和那个女人已经朝她走来了,他们来到她的桌前,靳寓廷一把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你好?!迸顺私蚪蛏斐鍪?,她紧锁下眉头,犹犹豫豫将手伸出去。

“你这是要走了吗?”

“对,”顾津津不看靳寓廷一眼?!拔乙毓玖??!?br />
“有些公事想跟你聊一聊,方便吗?”女人谈吐大方,并冲着顾津津做了个请的动作,她想说没空,但这样躲着也太刻意了。坐在原位的孔诚朝她挤着眼,肯定是让她赶紧走,赶紧走,别坏了别人的大事。

她这般为难的神色,一眼就被靳寓廷看穿了,“都说了是工作上的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不思进取了?”

顾津津膝盖轻弯下,坐了回去,孔诚气得面色铁青,到哪都有她,有她就坏事,真烦人。

可他还能怎样呢,他是靳寓廷的特助,自然什么都要听他的。

孔诚将靳寓廷和女人的咖啡又送了过来,顾津津不知道两人葫芦里卖着什么药,该不会是要当着她的面来丢一波狗粮吧?

这可不行,她祝福他是一回事,但也不能允许他当面来炫耀,顾津津还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万一一会没忍住红了眼圈,那不惨了吗?

“你们有事吗?”她面色仍旧板着。

女人拿出手机,在网上搜了一下,然后将手机递给顾津津看,“是这样的,我想请问下这部漫画是你们公司的吗?”

顾津津看了眼,那不是她前几天在IP大会上重点推荐的那部作品吗?“是?!?br />
“真是巧了,方才我提起的时候,九爷说这部漫画所在公司的负责人就在这,我还不相信呢?!?br />
顾津津有点懵了,这不是靳寓廷的相亲对象吗?

“这漫画是我们公司最近在力推的一部作品……”

“我知道,我都看过了,”女人神色有些雀跃,“我本身也是演员,就想自己买一本版权开发,不知道你这边报价怎么样呢?”

顾津津手头这会没有相关的资料,但生意送上门来,她自然是要牢牢把握的。

“您买了版权之后,很快就会开发吧?”

“对,我能向你保证,买了这部漫画之后,立马就能开始走剧本,快的话今年秋天左右吧,慢的话……年底,大约那个时候就能开拍?!?br />
这对顾津津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现在IP市场大热,很多人喜欢囤版权,买了之后放在手里不拍,这也是令人头疼的现象。

“好,价格方面好商量,主要是能拍?!?br />
“这个你放心?!?br />
顾津津不由端详着面前的女人,很年轻,应该不过二十出头吧,而且肯定是个新人,要不然的话不会坐在这儿这么久都没被人认出来?!澳闶窍胱约号穆??”

“对,我很喜欢里面的女主角色?!?br />
“挺好的,我看形象跟你也很符合?!?br />
靳寓廷闻言,不由挑了挑眉头,她在别人面前倒是能说。

服务员送了甜点过来,三层的盘子精致的往上叠起,里面放满了不同糕点,顾津津坐在这很不自然?!拔夜揪驮诙悦?,要不您跟我一道过去吧?!?br />
“好啊,”女人说完,却并未起身,“过会吧,先在这坐会,不着急?!?br />
顾津津也不好多说什么,她垂着眼帘,面对靳寓廷总是尴尬的。

靳寓廷拿了边上的筷子,夹了块曲奇饼放到女人的碟子内,顾津津余光里都收到了,他是不喜欢这些甜食的,夹完之后,他便将银筷落在边上。

顾津津心里有种说不明的失落,他们之间不是才见面吗?竟已经亲密至此了。

以往他都是给她夹吃的,还很会挑她的口味,顾津津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一口,已经凉了。

女人跟顾津津讲了一些漫画上的事,她喝了咖啡后,将那块曲奇饼干送到嘴里。

靳寓廷坐在对面,全程都不说话,也没有要参与进去的意思。但眼见女人吃掉了饼干,他又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一块冰激凌小蛋糕。

“不能再吃了,高热量,容易发胖?!?br />
“你也不是天天都吃,偶尔尝两口能长多少肉呢?”

女人轻挽下嘴角,“也是,反正现在也没人管我?!?br />
靳寓廷跟顾津津就面对面坐着,他全程都没有朝她看,她们说话时,他拿了手机出来,看样子是在处理工作上的事。

“我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了,还自己开了网站?!?br />
顾津津不知该怎么接话?!澳睦?,不过是刚起步罢了?!?br />
“做一个网站需要不少投资的,推广费、技术维护费,你有合伙人吗?”

顾津津轻摇下头,不由偷偷看了眼对面的男人。

幸好他并未听进去的样子,开网站的钱她说是修司旻给的,可实际上所谓修司旻买下她的房子,那房子却是靳寓廷送的。

“没有,我自己弄的?!?br />
“真是太厉害了?!?br />
两人说着话,靳寓廷见女人端起咖啡杯要喝,他轻抬下眼帘,“你就吃点东西吧,咖啡就算了?!?br />
“怎么了?”

“女生还是少喝点咖啡好?!?br />
顾津津这会正好将一口咖啡咽进肚中,她想到了那日回去,她买了关东煮之后在那里喝汤,靳寓廷也是这样跟她说的。

她如坐针毡,一刻都不想待下去了。

心在接受着凌迟,一道道被人剜割着,偏偏她还不能喊痛。

又坐了会,女人这才提出要去顾津津的公司?!叭绻鄹窈鲜实幕?,我希望尽早定下来,可以吗?”

“当然?!?br />
顾津津拿起手机,准备起身,靳寓廷淡淡地说道?!澳阕约焊グ??!?br />
女人答应得也很干脆?!昂冒??!?br />
孔诚见状,站起身后走了过来,他站在靳寓廷的身后,目光直直落在顾津津脸上。

她原本已经站起来了,在接触到孔诚的视线后,顾津津变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一准会以为她是故意的吧?“要不,你们先聊,我在外面等你?”

靳寓廷没说话,女人笑着起身,“那怎么好意思呢?!?br />
“没……没事,反正我公司就在对面,或者我把我手机号码给你,一会你给我电话,我来接你?”她都已经将诚意摆在这了,这总不至于还要说她是故意破坏吧?

靳寓廷端起手边的咖啡杯,轻啜一口后起身?!拔蚁茸吡??!?br />
孔诚追上前两步,“九爷——”

靳寓廷脚步没有犹豫,直接走了出去。

顾津津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带了女人去公司了。事情谈得非常顺利,对方也很爽快,只是合同要等法务出来,一些细节方面还要到时候看了合同再商定。

顾津津将女人送下楼,回到办公室后,她亲自联系了那名作者。

对方听到这个消息,发了一连串的表情,“真的吗?没有骗我吧?啊,苍天啊,大地??!”

顾津津不由展颜,也明白对方的心情,“没骗你,马上进入合同流程,恭喜?!?br />
“美丽的老大,太爱你了,爱死你了,我激动的语无伦次了?!?br />
虽然作者的版权都签给了公司全权代理,但顾津津还是有必要将价格透露给她,“这个价位,你能接受吧?”

“当然能啦,只要能拍摄,不要钱都行!”

顾津津不由笑开?!澳悄懵ざ?,别忘了继续更新?!?br />
“是,遵命!”

顾津津关掉聊天页面,失神地盯着窗外,脑子里总是会想到靳寓廷和那个女人站在一起的画面。她心里涌起不安和不悦,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但如果要细究的话,那好像是……

嫉妒?

顾津津很快就自我否认了,才不是呢,绝情的话是她说的,也是她将他推开的,她现在又嫉妒什么?

顾津津两手轻按太阳穴,可是闭上眼,她就想到了靳寓廷给那人夹蛋糕的场景,她实在是忘不掉。

她看了眼桌上的手机,想要给靳寓廷发条信息,至少应该跟他说声谢谢吧。

顾津津手指点开对话框,可指尖却始终没有落下去,他听了她的话,不再跟她联系,她说要断得干干净净,如今这样又算什么呢?

也许,他只是举手之劳,正好是她在咖啡馆,而那个女人刚好又提起漫画的事,所以就促成了后面的合作。

也许,他们这会又在一起了,方才都没能好好说上话,那还不是拜她这个大灯泡所赐?

靳寓廷心里说不定对她是颇有微词的,她怎么那么巧,就出现在那里了呢?

顾津津架不住心里的胡思乱想,她两手轻按太阳穴,这是好事啊,是她让他开始新生活的,那他势必是要接触别的女性了。

她想到这,整个人恹恹的,顾津津趴在桌上,手指在桌面上打着圈。

想想她顾津津有什么???

是,她身材、长相都算可以的,但比她好看的女人也不是没有,就比如今天那个吧。那小腰细的,顾津津都不忍直视了,好像一只手就能握住似的。靳寓廷肯定喜欢这款的,抱着多舒服啊,还能激起男人强有力的占有欲,顾津津摸了摸自己的腰,她心里烦躁的只想打人。

什么清心寡欲过一辈子,这才几天她就过不了了。

嫉妒心太强是不好的,但她习惯了靳寓廷对她的好,她受不了他那样去对别人。

晚上,到了下班时间,顾津津收拾好东西走出去。

同事在不远处跟她招下手,“津津,一起去吃晚饭了?!?br />
“不了,”顾津津没有这个心思?!澳忝侨グ??!?br />
“这刚上班,大家伙总要聚聚吧?”

顾津津心想也是,过年之前她没有心思弄聚会,事情又多,好不容易大家聚在一起了,她总不能再推脱。

“那我请客,你们想吃什么?”

“这么好啊,那就火锅吧,天气冷吃火锅最爽?!?br />
顾津津轻点下头,她反正随意,“那就走吧?!?br />
“走啊,走啊,下班喽?!?br />
顾津津跟一伙人下了电梯,有车的没车的都搭在了一起,顾津津上了车,车内叽叽喳喳的都是说话声,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她先给修善文打了个电话,让她早早地记得吃晚饭,她要稍微晚点回去。

修善文也懂事,嘱咐她几声后便挂了电话去看书了。

顾津津听着同事们在说一些新鲜事,她觉得这样的热闹她已经无法融入进去了。当一个人心里都是荒凉的时候,再多的声音和快乐,她都是感受不到的。

顾津津发动了车子,她看眼窗外,边上的同事轻拍下她的肩膀?!澳憬裉煲染婆??!?br />
“为什么?”顾津津收回视线,“你们喝吧,我今天是司机,负责将你们一个个送回去?!?br />
“我们还想将你喝趴下呢?!?br />
顾津津笑着轻摇下头?!敖憬憷狭?,只适合喝养生茶?!?br />
“拜托,你比我们小这么多,你这是成心要气死我们吧?”

“好好好,我错了,一会吃饱喝饱,挑最贵的点,我都没有意见?!?br />
“好啊,就这么说定了!”

车子在路上缓缓地挪动着,国假已经过了,所以马路上又恢复了以往的拥堵。

副驾驶座上的同事用软件找好了附近的一家火锅店,她开了导航,让顾津津顺着开过去。

每个人都想表现出轻松快乐的样子,他们都知道修司旻出事的事,但再多的安慰都是空的,他们只能尽量不去提,尽量拉着她多参加一些集体活动,好让她尽早走出伤痛。以往跟顾津津形影不离的宋宇宁也不来公司了,这中间肯定发生了一些事情,但谁都没有去问。

他们唯一能支持顾津津的,就是将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这样也算是尽可能地替她在分担了。

车子朝着火锅店开去,后头不远的地方,还跟了辆车。

孔诚面无表情地盯着前方,他就知道今天会坏事,有些人不见还好,一见到,就又把靳寓廷的心思给勾起来了。

他就应该千方百计地让他们换个地方见面,原本以为那个时间点不会这样凑巧,谁知道巧就巧了吧,还撞在了一起进门。

这几天,他看靳寓廷挺正常的,忙碌于工作,孔诚原本还庆幸着,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还是不错的嘛。

这下好了,又乱了。

顾津津将车开到火锅店门口,透过落地窗能看到里头坐了不少的人。

一伙人跟着顾津津热热闹闹地进了店,还好店内尚有空位,服务员将他们带到靠近窗边的圆桌前,顾津津拿了菜单开始点菜。

“你们要喝什么酒?”

“来者不拒啊?!?br />
“那就红的白的啤的,一起点上吧?!?br />
坐在边上的同事,脱掉了外套,将衣服挂在椅背上?!敖裢砟阋驳煤劝??!?br />
“你们就饶过我吧,我还开着车呢,况且我不能太晚回去?!?br />
另一人闻言,赶紧插了话道,“好,那我们喝个痛快,你就负责将我们安全送回家就行?!?br />
他们知道修司旻还有个妹妹跟顾津津在一起,她肯定不能喝得酩酊大醉回去。

靳寓廷的车停在了停车场上,孔诚回头朝他看眼?!熬乓?,要下车吗?”

“不用了?!?br />
“她这一顿晚饭还不知道要吃到什么时候,要不您也去吃点东西?”

靳寓廷垂下眼帘,揉捏着自己的手指?!八裁词焙虺院?,关我什么事?我就是想找个地方安静地坐坐罢了?!?br />
事到如今,这般嘴硬还有什么意思呢?孔诚心里又不是不明白。

顾津津知道他们都爱吃辣,所以点了一份最大号的麻辣锅底,酒和菜很快被送上桌,边上的同事负责下菜,另一名男同事让服务员将酒都打开了。

顾津津手掌撑在脸侧,看到每个人脸上的笑肆意而自然,她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放在包里的手机铃声穿过了热闹嘈杂的声音,传到顾津津的耳朵里,她反应迟钝,直到对方打了第二遍,这才将手机拿出来。

顾津津看眼来电显示,她起身走到落地窗前,“喂?!?br />
“修太太,修辅成走了?!?br />
她半晌没有接上话,电话里的人继续说道,“刚走的,我第一时间就通知您了?!?br />
“好?!彼ひ羯逞?,“我知道了?!?br />
对于修辅成来说,早一些离开也是好的,中毒后期他的肺已经纤维化了,导致呼吸衰竭,也就是说,他最后其实是被活活憋死的。

顾津津挂断通话,眼角下意识往上抬,今天的夜色真好,还能看到明亮皎洁的月光,她眼里冒出一阵酸涩,连带着鼻子都是酸酸的。

顾津津收回视线时,看到停车场上有辆车好像是靳寓廷的,但是隔得较远,她看不清车牌号。

她肯定是眼花了,相同的车子有那么多,她凭什么认定这就是靳寓廷的?

要说巧合,也不可能巧到一天到晚都在偶遇吧。

顾津津攥紧了电话回到桌前,她并未坐下去,而是拿起了手边的啤酒罐,想想还是不行,顾津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来,我先敬大家一杯?!?br />
众人纷纷端起酒杯,跟顾津津碰了杯,她将杯子凑近嘴边时,眼里晶莹闪烁,一仰头,眼泪没忍住,顺着眼眶往下滑落。

旁边的同事最先发现了,她朝另外几人使个眼色,顾津津喝了两口后,侧过身,抬手在眼角处快速地轻拭两下。

“今天高兴,我们一定要多吃点,最好能撑到把明天一天的伙食都省了!”边上的同事适时说了句话,边上众人纷纷附和,“对啊,对啊,吃穷她?!?br />
顾津津眼圈还是红的,她坐定下来,尽可能地调节好情绪?!昂冒?,放马过来吧?!?br />
她视线还是朦胧的,就算眼泪干了,看人都有些模糊。

顾津津始终不明白修家的人为什么要斗成那样,如果修司旻还活着,那该多好呢?文文不会没了哥哥,她心里也不用那样难受,最主要的是修司旻自己,那样年轻有能力,活着多好???

同事给她夹了菜,让她抓紧吃?!耙换峋吐植坏侥懔?,下锅就秒抢?!?br />
“谢谢?!?br />
顾津津收回神,拿起了筷子,生死这种事,她想到的时候是觉得特别难接受的,但大多数时候,她又看得很开。她相信是有另一个世界存在的,那些心地善良的好人如果走了,就肯定是去了另一个世界。

也许有一天,他们还会碰面,她如今为了他的离去而哭得撕心裂肺,也许等到碰面的那一天,他会跟她说,你看,这个地方多好???我比你早来了几十年,这儿比你待的地方更好呢,没有烦恼、没有尔虞我诈。

靳寓廷透过车窗望向不远处,顾津津就坐在靠窗的位子,所以她的身影特别明显,是一眼就能看到的。

孔诚见顾津津在跟人说话,应该是还喝了酒吧,看看,还敬酒了。

一桌上的人都笑得特别开心,这就真正验证了顾津津的没心没肺,他们坐在车上干坐着,她倒好,吃好喝好,什么都好,心情也好得很吧?毕竟今天下午,靳寓廷还给她介绍了一个大合同,她怎么就那么不知好歹,连句谢谢都不说呢?

顾津津起身给人倒酒,“这段日子大家也辛苦了,我知道成立一个新网站其实很辛苦,大家做的都非常棒?!?br />
靳寓廷轻靠在车窗上,看着顾津津走来走去。

孔诚接了个电话,他小心翼翼地看向靳寓廷说道,“九爷,修辅成没了?!?br />
靳寓廷一双黑亮的眸子落在孔诚面上,“什么时候的事?”

“应该是刚走?!?br />
靳寓廷轻点下头,视线不由又去寻找着顾津津的身影,不知道这样的话,她心里会不会好受些?

这顿火锅吃到最后,就变成了拼酒大会。

难得的大家都放松,也高兴,顾津津尽管劝了几句要注意身体少饮酒,但也挡不住他们的好兴致,最后干脆也就放任不管了。

结束的时候,顾津津去结账,她回到桌前,桌上另外一名女同事因为家里有孩子,所以也是一口酒未喝,顾津津看着其余几个东倒西歪的,很是头疼。

“一会你负责一车,我来负责一车,务必将他们全部送回家,可以吗?”

“好,那我就把顺路的这几个捎走了?!?br />
顾津津拿起外套穿上,“行?!?br />
她推了下一名男同事的肩膀,“起来了,带上东西回家了?!?br />
顾津津将桌上的手机塞到那人手里?!按蠹叶伎匆幌?,手机和包别忘了,回家了回家了?!?br />
走出去的时候,有人明显就带着醉意,走路都歪歪斜斜的,顾津津带了几人到自己的车前,打开车门后,将他们一个个塞进去。

“你坐前面,还有你,坐边上,一会你最先到家,快坐好了?!?br />
以后还是少让他们喝点酒,瞧瞧这丑态百出的样子。

顾津津上了车,发动车子,开出去的时候还在询问边上人的意见?!耙灰??”

“要……”

“算了算了,看你们的样儿,一会要把脑袋伸出去就危险了?!?br />
车子离开了火锅店,有位同事的家离这儿不远,顾津津将她送到小区门口后,用她的手机给他家里打了电话。

很快,女同事的妈妈就下来了,顾津津帮忙将她拉出来,还好她喝得不算多,走路说话都没问题。

顾津津将另外几人也陆陆续续送回了家,直到车里留了最后一人,也是醉的最严重的一人。

到了目的地,顾津津抬头看看,这儿是单身公寓,她回头冲男同事道?!暗搅??!?br />
“好好好,谢谢师傅……多少钱?”

男同事说着,掏出手机,手指在屏幕上戳啊戳的?!霸趺锤闱??现金?支付宝还是微信?噢,我没带钱,哎呀呀,我银行卡是不是丢了???我的银行卡呢?”

顾津津无奈地将他的手推开?!安灰?,赶紧下车?!?br />
“不要钱?你这莫不是黑车?你要打劫哦?!?br />
顾津津无语,解开了安全带后下车,她走到后车座旁,将车门拉开?!暗郊伊?,快下来吧?!?br />
男同事缩起双手双脚?!罢馐悄?,你不会要劫财吧?”

“你酒品原来这么差的?!惫私蚪蛲湎卵?,攥住了男同事的手腕,将他使劲往外面拉,男人跌跌撞撞摔出去,顾津津将车门甩上,“有人跟你住在一起吗?”

对方摇了摇头,也是,单身狗一只,也没听他说过女朋友的事。

“那你自己能走进去吗?”

男同事摸了摸身上,然后情绪激动地在原地蹦跳起来?!拔业氖只?,我的新手机呢?我刚花了小一万块钱买的呢,去哪了?不会是你拿的吧?”

顾津津简直无语到极点,她朝他的右手指了指,“你自己不是拿着的吗?”

男人将手机放到面前一看,“哦哦哦,原来在这的?!?br />
“我送你上去吧?”

他伸手朝顾津津指了指,“你,不懂我的心?!?br />
这是什么梗?顾津津头疼不已,“好好好,我不懂你的心,走吧行不行???”

“我志不在这儿,我有鸿鹄之志,啊,祖国啊……”

顾津津站在寒风里,将领子拉高些,恨不得现在有一盆冷水浇下来,能把对面那个傻缺给浇醒。

靳寓廷的车子停在了不远处,孔诚听到男人说话声很大,两人很明显在僵持,“九爷,那人看着醉的不轻啊?!?br />
“她自己胆大,还敢把酩酊大醉的人带上车,别管她?!?br />
“是?!笨壮咸秸饣?,求之不得呢。

顾津津上前拉住那人的衣袖?!昂?,我知道你志向远大,走吧,行不行???回家慢慢说?!?br />
那名男同事说话带着明显的酒气,他两手忽然握住了顾津津的肩膀,“你是懂我的吧?你会等我吧?等我回家娶你……”

靳寓廷看到这个动作的时候,就忍不了了,他一把推开了车门下去。

顾津津背对着靳寓廷的方向,她只好顺着男人的话往下说?!岸?,我懂你,我等你飞黄腾达了来娶我好不好?”

“你太好了,我一定要努力!奋斗!欧耶!”

男人说着,张开双臂要抱住顾津津,顾津津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身后过来的一股力给拉开了。男人扑着上前,眼看就要抱到靳寓廷,靳寓廷手掌朝他身前一推,就将他推倒在地了。

这一跤摔得不轻,男人坐在地上反而不说话了,安静地看看自己,看看远处。

顾津津想要上前,又被靳寓廷给拽了回去。

她感受到了靳寓廷掌心内的温度,顾津津赶紧将手掌抽离开。

“还站着做什么?还不走?”靳寓廷语气愤愤地冲她说道。

“你……你怎么在这?”

“路过,正好看见,不行吗?”

行行行,他说什么都行。

顾津津看了眼坐在地上的男人?!拔乙膊荒馨阉谡?,他醉成这样肯定是要出事的?!?br />
“你难不成还要把他送回家?”

“当然了?!弊砭瞥鍪碌男挛乓膊皇敲惶?,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掉河里去了,顾津津看她这个同事就做得出这种事。

靳寓廷听到这话,脸色不由铁青?!八颊飧鲅恿?,你把他送回家,你就不怕他对你做出点什么事来?”

“我清楚他的为人,他虽然醉酒,但不至于……”

不至于?这话也亏她说得出口。

方才是谁要抱她的?

顾津津蹙紧了眉头盯着那名同事看?!澳愀辖羝鹄?,我送你回去?!?br />
那人晃晃悠悠想要爬起来,但没什么力气,靳寓廷再度抓住了顾津津的手腕?!白甙?,回去?!?br />
“不行,”这万一他待会就睡在这了,冻死了怎么办?“你走吧,我把他送上去?!?br />
靳寓廷气得甩开手,顾津津趁机上前,弯腰搀扶着男人的手臂。

那名同事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靳寓廷见状,上前将顾津津拉开,他嫌弃的用一只手抓着男人的手臂,“走吧,他家住在哪?”

“里面?!?br />
顾津津忙在前面带路,靳寓廷拽着那人往前,也不管他走不走得快,反正后头的人趔趔趄趄,好几次都差点摔倒。

“他身上应该有门卡,你看看?!惫私蚪蚧赝烦褰⑼⒌?。

他将手伸向男人的口袋,摸了摸,将一把钥匙拿出来,上面挂着张门卡,卡的背后写着5—2102。

顾津津接过门卡,带着两人往里走,来到五栋二十一楼,顾津津找到了这名同事的住处,她将门锁打开,率先推门进去。

男人站不稳,总想着找个东西能靠靠,边上也没有可以支撑的点,他就总是忍不住往靳寓廷的肩膀上靠。

靳寓廷手肘撞了下他,男人一个激灵回过点神,站站好,但紧接着身子又不由朝他挨近了。

靳寓廷用力扯了下他,将他连拉带拽弄进了屋。

顾津津打开灯,好好的一个单身公寓被弄得乱七八糟,一看就是没有收拾过。

靳寓廷将他拎到房门口,伸手将门推开,里头有张床,被子还凌乱地团在了一起。靳寓廷将他往前推,男人哎呦一声扑倒在床上,两条腿还在外面。

顾津津上前,想要将他的腿搬上去,靳寓廷忙拦在她跟前?!罢庀履阌Ω梅判牧税??”

“让他睡睡好?!?br />
“你还要管这个?”

“这样睡肯定是要感冒的,明天还要结算渠道费用,缺了他可不行?!?br />
靳寓廷轻咬下牙关,转过身,抬起脚将男人的那条腿勾上去,再将他往里面踹了踹。

男人舒服地翻个身,顾津津拎起被子一角,将被子丢到他身上。

那人抱紧了被角,呵呵笑开?!罢婷滥?,真可爱,小可爱?!?br />
靳寓廷脸色铁青,越看这地方越不顺眼,越看这男人越觉得他猥琐,他要是不跟着上来,顾津津那小身板肯定是要架着他上楼的吧?架着不就是等于抱着吗?万一碰到了那怎么办?万一他酒后那啥,又怎么办?

靳寓廷觉得人心险恶这一课,他老早就给顾津津上过了,她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

顾津津将空调打开,然后蹑手蹑脚地往外走。

“不要走!”男人嘴里陡然喊出一声,“陪我!”

靳寓廷抄起床上的枕头,朝着男人的脸上按下去,让你喊!再喊一个试试!

顾津津忙上前拉住他的手臂,“你别把他闷死了?!?br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海快三开奖直播 www.qusm3.cn

投推荐票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4-22
  • 池州一驾校教练醉驾教练车致人重伤后死亡被刑拘 2019-04-22
  • 初夏时节 航拍江西宜丰野生泡桐花美丽绽放 2019-04-14
  • 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平安交通一路同行 2019-04-11
  • 繁峙大力发展生态农业建设绿色家园 2019-04-11
  • 陈秋冬:评估AI项目 我们需要思考三个问题 2019-04-08
  • 打破孤立预言!世界杯开启俄罗斯荣耀时刻,普京献词“地球盛会” 2019-04-08
  • “善款资助副局长儿子留学”真相须尽快落地 2019-04-06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4-06
  • 北京市北京车林绿地综合店【在线咨询】 2019-04-02
  • 你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农民的宅基地,需要交钱才能使用吗?你敢推行这样的政策吗?你也只敢推行对工人的住宅地,要交钱才能使用!这样合理吗?那些交不起房钱的人,难道应该 2019-04-02
  • 铸牢军魂开新图强 人民陆军转型建设砥砺奋进 2019-03-29
  • 毛泽建:勇敢的女游击队长 2019-03-17
  • 严寒要防心脑血管意外 2019-03-17
  • 光明日报:“互联网+农产品”不能一哄而上 2019-03-13
  • 438| 56| 639| 343| 462| 654| 802| 204| 39| 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