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凤凰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上海快三开奖直播 > 古言 > 快穿之锦绣人生> 67.仙人抚我顶

上海快三走势: 67.仙人抚我顶

购买比例不足, 显示的内容是防盗章

穆林低着头走进去,身后端着奇珍布匹的太监跟着他鱼贯而入。

“奴才给贵妃娘娘、宁荣公主请安。奴才奉皇上之命给娘娘和公主送上今年蜀地刚呈上来的蜀绣贡品。陛下还特意吩咐奴才将西域进贡的琉璃玉蝶簪给宁荣公主送来?!?br />
淑贵妃让人将琉璃玉蝶簪呈上来。

衡玉拿起把玩, 即使见惯好东西的她也觉得这个簪子的设计独具匠心, 颇为独特。

淑贵妃道:“麻烦穆总管替我与玉儿多谢陛下?!?br />
穆林领命。

这一幕早已见怪不怪。陛下对宁荣公主的宠爱前朝后宫众人皆知,每次一旦得到些新奇的东西总会让穆林给公主送来。

穆林乃康宁帝最为宠信的太监总管, 原不必做这些跑腿的事情,这也从侧面反应出了康宁帝对衡玉的宠爱。

穆林正准备告退, 就听见有细微的跑步声, 他一听见这个声音就知道是宁荣公主了。所以他也没告退, 稍微抬了些头, 把手伸出去护着,“公主您慢点,小心别磕着了?!?br />
她小的时候学走路, 淑贵妃担心衡玉磕着碰着,就把殿内的地板都铺满了波斯那边进贡的地毯,踩上去软软的, 后来一直没有撤换掉, 根本不需要担心她会磕着碰着。所以衡玉一下子就窜到了穆林面前,抓住他的手,仰头对他甜甜笑起来。

【零,说好的高贵冷艳呢……】

系统已经无力吐槽了, 这个世界里的零分外爱卖萌, 不过也是这样的孩子才有糖吃。

原本皇帝因为她的出生而对她有几分另眼相待, 但如果后面抓不住这份宠爱, 就算有淑贵妃护着她在这后宫里也不足以肆意妄为。

但会哭会闹的孩子有糖吃,在她卖萌逗趣政策的实施下,淑贵妃和皇上越发宠着她,就连皇后也因为衡玉经常去她宫中蹭吃卖萌而对她多了几分真心的喜欢。

原本淑贵妃和皇后两人表面上不温不火,暗地里还会给对方下些绊子,毕竟一个是正宫娘娘,一个是威胁到皇后正宫地位的宠妃。

两人还在闺阁时就一向处不来,到了这后宫就更别想关系能缓和得过来了。

但不管是皇后还是淑贵妃都没有子嗣,对于衡玉这个公主两人都偏宠着,也因为有衡玉插在中间,这些年里皇后和淑贵妃的关系着实缓和了许多。

毕竟两人膝下空虚,说句不好听的,倘若皇帝百年之后由其他妃嫔之子登上那个位置,说不定两人还要联手一番。

小姑娘现在虚岁八岁,正是打扮的好时候,无论是皇上还是皇后、淑贵妃都没有吝啬各种华服珠宝,所以衡玉的衣服首饰几乎都没有重样的,可以说是过得极为奢侈。

衡玉抽空理了系统一下,“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北人瓿さ娜还髂稿匚徊桓?,也不受皇帝重视,这些年衡玉瞧着,也能看出底下人对她们的怠慢。

别以为拥有皇室血脉在这皇宫里就会高人一等,在这个汇聚了世间最顶尖权势的宫里,也只会以权势看人。

“公主有什么要我带给陛下的吗?”衡玉现在还小,站在穆林面前只到他腰间,穆林俯下身子缓声问她。

画本被她拿在手里,衡玉将第一页纸抽出来递给穆林。

穆林没敢细看,轻轻将不大的画纸卷好塞进宽袖里,以免自己一会儿不小心弄皱。陛下对于衡玉公主送他的东西可是一向珍视的。

原本穆林以为没有了,谁知衡玉又从画纸里抽出一张,递到穆林面前,还指了指右下角的一行字给他看。

——衡玉赠穆林。

穆林见画纸上画着一个很可爱圆鼓鼓的波斯猫,再看下面的那行字,立马欢喜的笑了起来。

虽然这时候中原还没有波斯猫,穆林并没有见过画上的东西。但画纸上画了什么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衡玉的一番心意。

“奴才很喜欢,多谢公主?!蹦铝窒驳?,同样接了过去,小心卷好收起来,“时间不早了,奴才这就先回去给陛下复命了?!?br />
淑贵妃点头让他退下,衡玉连忙抓了抓他,低下头用鹅毛笔刷刷写了一行字再递给他。

没错,她和别人交流的方式只能靠写,用毛笔太不方便了,于是衡玉一不小心就“发明”出了鹅毛笔和炭笔。

穆林接过纸张,看了一眼,忙点头,“奴才知道了,复命的时候会告诉陛下的,公主请放心?!?br />
待穆林回到乾清宫,康宁帝把他召过来询问情况。穆林把衡玉给康宁帝的画纸递了上去??的垡徽箍?,笑斥道:“这丫头的画技真是,马上给她找一个老师,让她给朕把画画学好,不然这样的画拿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br />
衡玉给康宁帝的画纸上画着一个Q版的穿着龙袍的康宁帝,画得很形象可爱,但是显得他整个人圆滚滚的,身材比例明显不协调。

穆林就站在康宁帝身后,自然也看到了这幅画。他听得出来康宁帝话里没有责怪之意,反而带着几分满意开心,于是便奉承道:“公主天真烂漫,不被拘着性子方能画出这样的画,虽然画技与当下审美有些差异,但以公主的年龄来说也算得上不错了。依奴才看,陛下不但不该罚公主反而该赏公主?!?br />
康宁帝回头看了他两眼,笑道:“你这奴才,说说玉儿给你送了什么东西了,让你这么护着他?!?br />
穆林忙叫冤枉,“陛下这话说得,公主性情活泼,谁见了不愿意多偏宠些。而且公主着实孝顺,刚刚还让奴才告诉陛下她中午不过来和您用午膳了,她要去景央宫陪皇后娘娘用膳呢?!?br />
康宁帝眼神恍惚了一下。他和皇后关系一般,当年是先帝赐婚,一开始他也想过举案齐眉,但皇后的性子他并不算喜欢,所以这些年两人相敬如宾并不亲近,皇后也没有个孩子傍身……

这样想着,康宁帝道:“中午摆驾景央宫吧,朕去陪皇后与玉儿用膳?!?br />
衡玉此时正领着浩浩荡荡一群人前往景央宫。

景央宫离安庆宫算不上太远,衡玉到了景央宫门口,先和已经在外面等着她的紫烟打了个招呼。

紫烟是皇后的大宫女,六品女官职务,在宫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会出现在门口,想来也是皇后让她在门口迎接她的。

衡玉对于景央宫也很熟,她都不用宫女领路,自己蹬蹬蹬直接跑了进去,一把将坐在殿上的皇后抱住。

皇后把她拉开,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调皮鬼,你的规矩呢?”

衡玉冲她甜甜一笑,皇后脸上也带出几分笑意。紫烟已经将提前吩咐小厨房做的桂花糕端上来了,衡玉拈了一块去吃,自己咬了一口,然后将桂花糕递到皇后嘴边?;屎笠丫耙晕?,就着她的手吃了一口。

两人笑闹了一会儿,康宁帝就到了。

除了初一十五固定的日子,康宁帝一向很少踏入景央宫。不过有他的玉儿在的地方永远不缺乏欢声笑语,皇帝在景央宫里呆得同样惬意。

用完午膳后皇后和衡玉要午休,而康宁帝还要去批改奏折,他就没有久留。

不过在离开前他想起来衡玉的教育问题,皇室之中皇子六岁启蒙,公主稍微晚上一些,但也不会超过八岁。于是康宁帝便问道,“玉儿可愿学习琴棋书画?父皇找专门的老师为你讲课可好?”

皇子公主向来都是统一授课,但在康宁帝看来,他那些儿子女儿对于他偏宠衡玉一向颇有微辞,衡玉又口不能言,万一宫女照顾不周让衡玉受了委屈可如何是好。

反正他已经为衡玉破例很多次了,也不在乎再多这一两次。

衡玉自然不会推辞,她还要在无数个世界里轮回,多学一些东西自然是好的,于是她还表示自己想学些骑射武功。

除此之外她还提了个要求,就是教授她的老师都要是美男子,这样才能让她提起学习的热情。

康宁帝看到这行字的时候嘴角抽了抽,不过还是应承了下来。

他家玉儿一向偏爱美人美物,这些事他是早就清楚的,现在也不过是把这个标准放到了选择老师上。

衡玉对此倒是觉得没什么问题。

学习的时候看着美好的东西精神劲比平常要充足多了!

反正只是给她启蒙,不必大儒,探花之才已经完全足够了。

嗯,至于为什么是探花而不是状元,醉翁之意就很明显了。

时间渐渐过去,转眼衡玉就六岁了。

这一世,她的名字是叶衡玉。叶父叶母膝下只有她一个孩子。

叶父叶母都在国内同一所知名大学里任教,是国内这一前沿学科的项目领头人物,学校给他们分配的房子距离学校不远,三室一厅不算很大,但小区的环境十分好,尤其是安保做得十分不错。

衡玉这一天正坐在小区楼下的秋千上随意晃荡着,她这一世的爸爸刚好上完今天的课,手里夹着个公文包往家里走。

“玉儿?!币陡秆刈哦炻咽【洞┕袒?,路过专门放置娱乐设备的区域时看到在那里荡秋千的衡玉,立马喊了她一声。

“爸爸?!?br />
叶父上前将她从停下来的秋千上抱下来,“怎么就自己一个人在楼下玩?!?br />
“练完字了,爷爷让我出来玩一会儿再回去?!?br />
叶父点点头。衡玉虽然小,但是小区安保一向做得很好,陌生人出入都有严格的记录,所以叶家人一向放心衡玉自己下来玩。

他牵着衡玉的手,俯下身子问她,“要回去了吗?”

衡玉点头,两人便一起回去了。

衡玉出生的叶家是国内有名的书香门第,往上看,她的曾祖父是当年第一批赴国外留学的学生,她的爷爷也是国内有名的国学大师。奶奶则是国内外心脑血管领域颇有盛名的专家。

在这个家里,衡玉作为独生子女,家里人都宠着衡玉,但要说最疼爱衡玉的,当属衡玉的爷爷。

她的书画经过前两个世界的打磨,尤其是上一世作为公主,因为康宁帝知道她的喜好,凡是遇到各类名人先贤的字画,总会挑出来命人送去给衡玉。

耳濡目染再加上无事可做日日临摹,她的书法已经在前人基础上脱胎出自己的风骨——

行云流水,酣畅淋漓。

叶家三代同堂,一家人住在一起,地方虽算不上宽敞,但非常温馨。

衡玉的启蒙是叶爷爷负责的。他现在已经退休下来,除了偶尔去开一些讲座外,根本没什么事做,因此就手把手给衡玉启蒙。

启蒙之下才惊喜的发现他这个孙女到底有多一点就通。

比如字迹,练了不过短短月余就已经很有感觉了,如果不是她的手腕力度不够,只怕呈现在叶爷爷面前的就是一幅水平不错的书法了。

衡玉表示,她已经低调了,不过本身底子摆在那,写得差比让她写得好还要难。

闲时叶爷爷还会和他的友人奕棋,叶奶奶现在报了老年钢琴班学弹钢琴,还兼任医学院的院长,所以衡玉周末基本都跟着叶爷爷混。不过她不爱哭也不爱闹,总是能安安静静坐在旁边看她爷爷下棋。

而国学大师们喜欢下的自然不是象棋,他们下的是围棋。

如同往常一样,叶爷爷又牵着衡玉来到小区凉亭那里与友人下棋。

友人看不下去了,伸手将衡玉揽到自己怀里,对叶爷爷道:“这个年纪的孩子,哪个不是爱玩爱闹的,偏你爱把孩子带来这里看你下棋,还一下就是一整天。玉儿这么聪慧的孩子,就该多动点,就算让她报舞蹈班也好过跟我们这些老头子一起混吧?!?br />
叶爷爷脸上有些讪讪,他咳了一声,正打算说些什么,衡玉就先拉了拉抱住她的罗素的手道:“爷爷,我喜欢看你们下围棋?!?br />
“玉儿可看懂了”?罗素问她。

衡玉点头。

罗素一乐,指着已经快分出胜负的棋盘道:“那衡玉告诉罗爷爷,下一步黑子该怎么走?!?br />
衡玉微微挑眉,这是想考验她吗。上一世的时候康宁帝围棋技术不行,和衡玉下围棋的时候还总爱悔棋,衡玉嫌弃得不行,但因为除了康宁帝也没几人陪她下棋了,衡玉在这方面没下太多苦功夫。

但即使她在这方面算不上精通,也是由当年有名的国棋圣手教出来的。

她伸出自己的手,捻起一颗黑子,毫不犹豫地落在了棋盘上。

原本漫不经心围观她的罗叶两人,眼睛突然放大了。

——已经是必死局面的黑子,竟然因为这一招自杀式棋法又活过来了。

“这一步,妙啊?!焙谧邮且兑吹?。他仔细看了两眼,在心里细品了一下这一步,才赞叹出声。

罗素同样震惊,错愕之下他问叶爷爷:“你是不是私下里教过玉儿如何下棋?!?br />
叶爷爷摇头。

衡玉仰头看着两人,面对他们错愕的视线一脸坦然,“看爷爷和罗爷爷下棋看久了,我也就看懂了?!?br />
叶季霖震惊之下连忙重新开了一局,不过这一次下棋的人是他和衡玉。

衡玉执黑子。黑子先行,她没有隐藏自己的实力,毫不客气的对白子进行屠杀。

“煌煌正道之棋,玉儿下棋的格局倒是令人惊讶?!甭匏乇ё藕庥?,在她身后看她执棋,作为旁观者他比叶季霖看得还要更清楚,感悟得还要更深。

【零,煌煌正道之棋是什么意思】

衡玉微不可察的勾起唇角,对系统说:“意思是下一回如果我到了古代世界,可以考虑当个皇帝试试?!?br />
煌煌正道的格局,是天子棋势。

系统:所以现在不当神棍要当皇帝了吗。不管怎么样,起码比神棍靠谱多了_(:з」∠)_

衡玉不知道系统在想什么,她继续下着这一局棋,几乎是一执棋没有犹豫便落了下去,端的是成竹在胸。而在她对面的叶爷爷则是越下越慢,几乎每一步棋都要慎重考虑很久。

就在棋局逐渐明朗时,衡玉突然掩嘴打了个哈欠,“爷爷,我累了,我们回去睡午觉吧?!?br />
叶季霖正在思考下一步要怎么走,闻言一怔,低头看手表才发现现在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他看了眼棋局,把拿在手上的白棋扔回棋盒。

这盘棋的结局已经很明显了,是他输了。而衡玉的做法不过是在维护他的面子。

叶季霖也并不是输不起的人,他收拾起棋盘来,等棋盘收拾好后,他与罗素一起拿着棋盒回去,手里牵着衡玉。

“玉儿可有喜欢的东西?爷爷下午带玉儿去逛街买东西给玉儿可好?!?br />
衡玉好东西见多了,她无所谓地点点头。

叶季霖又道:“玉儿可想继续学围棋?”

在他看来,孙女有这样的围棋天赋,不去学一学实在太可惜了。单单旁观他和罗素两个人下棋就能达到这种水平,如果拜得名师认真钻研又会到达什么地步。

衡玉想了想,琴棋书画,君子六艺她基本都有涉猎,在这些项目中,最为薄弱的就是围棋了,有机会学上一学也好。

于是点头应好。

当天下午,叶季霖带衡玉去少年宫报了围棋辅导班,同时还给她买了一些围棋棋谱书来看。等两人从少年宫回到家里,天色也暗了下来。

晚餐有好几道她爱吃的菜,衡玉觉得,现代比起古代更让她怀念的就是更加便捷的生活、更加丰富的娱乐方式以及这些已经发展成熟的各色菜系了。

古代的菜谱虽然精细,衡玉身为公主也不会有人敢拿不好吃的菜糊弄她,但在时代背景下,御厨做的菜再好也差了几分。

等吃得差不多了,叶奶奶就说了一件事,今天她的得意门生回国了,说了明天要过来家里看望她这位老师。

“你于阿姨还有一个九岁大的儿子,等明天让哥哥带玉儿玩好不好?!币赌棠檀劝孛庥竦耐?,对她说道。

老人家完全是觉得衡玉作为家庭的独生子女,虽然脾性没有被宠坏,但是能和比她大上一些的人玩也有助于性格的养成。

衡玉面上笑吟吟道好。

原着里的男主角,她青梅竹马的邻家小哥哥啊,她一定会好好和他玩的。

赵国公得出这个结论后,当即明白了康平帝的心思。他拱手道:“括儿虽谈不上文韬武略,但也称得上聪慧,臣的老妻一向喜欢括儿,前段时间还与臣商量找个机会把括儿记在她的名下呢?!?br />
如果真的要将一个庶子记在名下,早就记了,也不会等到现在。

康平帝见赵国公如此上道,颇为满意,不介意多给赵国公府几分荣耀,“世子在殿前办事一向稳妥,朕也很满意?!?br />
要说赵国公最担心的是什么,自然是家中子弟的前程。而有赵括尚宁荣公主在,皇上自然愿意给赵国公府几分脸面的。当下他马上站起来,拱手与皇帝谢恩。

康平帝没有马上升他儿子的职位,但凭着刚刚那句话,他知道皇上是记在心上了。

还好他和老妻虽然不重视这个庶子,但也不曾苛待过他。

等赵国公回到府后,先与老妻提了一声,立马急匆匆赶到族长那里商议开宗庙将族谱里赵括的名字写到他嫡妻名下。

赐婚之后,康平帝还宣召了赵括。见他仪表堂堂,气质温和,殿前应答的时候虽有些放不开但也算令康平帝满意,原本的三分不满瞬间变淡了。

除了出身赵括倒也挑不出其他太大的缺点来,而出身这个问题也能够弥补,于是康宁帝大笔一挥将他调到禁卫军中,还升了他的官职。

皇后、淑贵妃也通过自己的渠道接见了他,虽不大满意赵括的身份,但他生母早逝,不会有个妾出生的生母压在衡玉上面,赵括本人谈吐不俗,又仪表堂堂,也算是勉强认可了这个女婿。

不认可也不行。总归有圣旨和衡玉的面子在。

公主大婚仪式开始筹备,手底下人都在忙前忙后的时候,衡玉反倒颇为清闲,在淑贵妃宫里陪她下棋。

“玉儿,你后院那些男子要如何处置?!彼南挛奕?,淑贵妃也没了顾忌,与衡玉说起贴己话来。

衡玉执起一子,啪地一声落在碧玉棋盘上。

纸笔就放在衡玉手边,她将纸笔拿起来,写道:“公主府里养几个闲人的钱还是够的。而且我也只是喜欢他们的琴艺?!?br />
衡玉身边的宫女都是皇后、淑贵妃安排的,虽然这些宫女早已忠心于她,但若是皇后、淑贵妃想要了解她后宅的情况,也不是多难的事情。淑贵妃自然清楚衡玉没有碰过那些人。

“你啊……”淑贵妃嗔她一眼,不过见衡玉事事明白,淑贵妃也就不再担心了。虽说公主住在自己的公主府里,无需看驸马的脸色,但这总归是玉儿自己相中的驸马。

三月后,宁荣公主出嫁。十里红妆,各种令人眼花缭乱的宝物如流水一般被抬进公主府。帝后的赏赐更是大手笔,仍谁都能看出帝心所在。

婚礼过后,生活又恢复到了往常的节奏。赵括目前还住在赵国公府,但自从他与宁荣公主赐婚的旨意下来后,他的住处已经扩建翻修了。成婚之后,他与公主感情不错,时不时住在公主府,要不就是留在皇宫中当值,倒是不经?;卣怨?。

这日,衡玉一大早就进宫了。赵括这一次换班极早,回到公主府的时候方才刚过午时。

他翻身下马,让下人将马匹牵走,他自己则步伐匆匆走回后院。但在路过一个岔路口时,赵括脚步微顿,语气淡淡开口问身旁的内侍,“这条小径走下去会通往哪里?”

顺着赵括的目光看去,内侍立马低下头,诚惶诚恐应答,“回驸马,那是碧园方向?!?

上海快三开奖直播 www.qusm3.cn

投推荐票
  • 推动物流行业高质量发展 2018中国物流卡车公开赛启动  2019-04-22
  • 池州一驾校教练醉驾教练车致人重伤后死亡被刑拘 2019-04-22
  • 初夏时节 航拍江西宜丰野生泡桐花美丽绽放 2019-04-14
  • 河北省交通运输厅:平安交通一路同行 2019-04-11
  • 繁峙大力发展生态农业建设绿色家园 2019-04-11
  • 陈秋冬:评估AI项目 我们需要思考三个问题 2019-04-08
  • 打破孤立预言!世界杯开启俄罗斯荣耀时刻,普京献词“地球盛会” 2019-04-08
  • “善款资助副局长儿子留学”真相须尽快落地 2019-04-06
  • 日本大阪6.1级强震4死逾300伤 工厂及店铺恢复运营 2019-04-06
  • 北京市北京车林绿地综合店【在线咨询】 2019-04-02
  • 你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农民的宅基地,需要交钱才能使用吗?你敢推行这样的政策吗?你也只敢推行对工人的住宅地,要交钱才能使用!这样合理吗?那些交不起房钱的人,难道应该 2019-04-02
  • 铸牢军魂开新图强 人民陆军转型建设砥砺奋进 2019-03-29
  • 毛泽建:勇敢的女游击队长 2019-03-17
  • 严寒要防心脑血管意外 2019-03-17
  • 光明日报:“互联网+农产品”不能一哄而上 2019-03-13
  • 851| 44| 834| 348| 814| 942| 631| 882| 971| 600|